刘昊然联手彭昱畅“返乡创业”,主旋律电影也可以很欢乐

第一财经 阅读:6620 2020-10-15 12:41:59

原标题:刘昊然联手彭昱畅“返乡创业”,主旋律电影也可以很欢乐

云南普洱澜沧县的黄路村,是一处掩藏在崇山峻岭间的千年古寨。今年7月,一支年轻的摄制组来到这里,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山林中,和上百位村民共同完成了电影拍摄。这部由刘昊然、彭昱畅、尹昉主演的《一点就到家》,一如它的创作过程,浪漫奇幻、自在欢脱。猫眼数据显示,截至10月14日20时,影片票房突破1.7亿元。

今年是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从小荧屏到大银幕,多部影视作品呼应着这一时代主题。《一点就到家》讲述三个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返乡创业、带领村民致富的故事。和过去以宣教为目的的主旋律影视作品不同,今天的创作者更多地站在观众的角度,以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讲故事。这些影视作品在承担社会功能的同时,填补了人们的精神娱乐需求。

国庆期间,《我和我的家乡》和《一点就到家》紧扣“家”的主题,前者延续了《我和我的祖国》的集体创作模式,五个创作团队风格各异,笑点和泪点并存;后者则以青春类型的角度切入,将浪漫、热血、追梦情怀熔于一炉。

这个国庆节的氛围如同过年一般,分离许久的家人得以团圆重聚,催生了更多家庭观影。根据猫眼购票用户数据,2020年国庆档异地观影占比较2019年高3%,39.5亿元票房也创造了国庆档历史第二的票房成绩。这些影片为恢复中的电影市场注入了能量和信心。

回家的故事

新冠肺炎疫情不同程度影响了诸多电影项目的创作历程,《一点就到家》正是在这个特殊时间段诞生的作品。

去年10月,陈可辛拿着《一点就到家》的项目找到许宏宇,当时他因对电商创业的故事不感兴趣而婉拒了邀约。今年4月,正在推进网剧《穿越火线》后期制作的时候,许宏宇看到了经过完善后的剧本大纲,他被这三个年轻人追梦的执着打动了,那是青春所独有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执拗,也和许宏宇当下的创作心境相同。“他们在城市里打拼了一段时间,有些迷失和焦虑,回到家乡之后得到一个重新出发的机会,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之后,更加清楚自己的内心。”他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

魏晋北、彭秀兵、李绍群三个城市归来的年轻人,要在千年茶园种咖啡,这是没有人相信能够成功的事。“大家可能觉得年轻人去种地、做农民是一件没有希望的事。我们想把看上去可能会比较传统比较陈旧的类型拍出新意来。过去的主旋律和观众有巨大的距离感或者风格有些沉闷,是因为它没有真正服务于观众。”

许宏宇所理解的主旋律电影是表达自己对国家、家乡和土地的爱,运用新的讲故事的方式可以让观众看得很投入。《一点就到家》实际上是一个关于回家的故事:“找不到归属感的年轻人回到自己的家乡。每个人都有家,每个人都会有回家的感受。这个故事既可以满足主旋律的需求,也能够触碰到观众内心。这是和过去旧式主旋律题材很重要的区别。”从影片风格来看,《一点就到家》延续了《喜欢你》中的浪漫奇幻,快节奏的剪辑和奇幻场景的设计,为影片带来天马行空的想象和青春无敌的欢脱。

在许宏宇的记忆里,《一点就到家》的创作过程混合着咖啡和茶的香气。那里的参天古树和村寨看上去如此梦幻,却真实存在于人世间,自然风物的能量也缓解了因为拍摄周期紧张而引发的焦虑情绪。

上百位村民的参演,为影片增添了淳朴、乐天的气息。让许宏宇印象尤为深刻的是,一些桥段需要村民做出皱眉的表情,可他们并没有这样的肌肉记忆,长期在城市快节奏中生活工作的剧组成员,也被村民的自在和快乐所感染,和影片主人公魏晋北一样,失眠、焦虑、抑郁的城市病被治愈了。

云南高海拔地区时晴时雨,给拍摄造成了很大困难,但各种突发状况和偶然性让创作者的心态变得更加开阔。勘景的时候,许宏宇向当代村民了解到,种一棵咖啡树至少要三年。“三年时间,你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到这棵树上面,从种子开始,漫长地等待,也可能到最后种不出来。现代人往往缺乏信念,常常感到不安,是因为觉得所有东西都可以走捷径,所以一直要找风投,希望急速地获得巨大回报,但很多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有时代感的青春片

陈可辛担任监制,张冀创作剧本大纲,三个好友携手创业的故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曾经轰动一时的《中国合伙人》。不过,许宏宇还是为这个故事注入了自己关于青春和时代的思考。

在他看来,现在和《中国合伙人》所展现的时代发生了巨大变化。“那个时候,大家需要更多证明,需要更多地向外去寻找成功,去国外闯荡、去争取。”如今,人们对成功的定义发生了改变,不再是通过他人的认可获得尊严,而是自我实现。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也有新的焦虑,像魏晋北那样不快乐、失眠,这是城市人的通病,人们都说要做自己,却不知道自己是谁,去追寻别人的成功,永远得不到成功。住最高的楼,最豪华的酒店不会是一个人的动力和能量,他的心灵是很单薄,没有温度的。”

许宏宇表示,《一点就到家》是走向内心、找寻自己的过程。影片中,彭秀兵的成就感来自让家乡更富有,让乡民过上更好的生活;李绍群的成功是种出世界上最好的咖啡,不在于能够收获多少价值和名利;魏晋北曾经迷茫,最后找到了快乐的缘由,是好友之间的互相依靠和互相成就,为喜欢的事业而奋斗。

拍摄《一点就到家》,也让许宏宇慢慢明确自己的创作方向,眼下他最想拍的是有时代感的青春热血电影。“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想要成为李安,成为斯皮尔伯格,要创造像皮克斯这样的公司,会有很多的妄想。这其实是错的,我没有办法知道别人是怎么做的,首先要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要拍什么类型的故事。而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你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因为疫情被动地困在家里,也给了许宏宇一段完整的时间思考,重新出发。十多年的工作,许宏宇几乎从未有过完整的休息时间,一直处于奔波忙碌的工作状态。从毕业开始投身影视行业,他是《建国大业》《十月围城》《夏洛特烦恼》等数十部电影的剪辑师,2017年独立执导的爱情电影《喜欢你》成为当年淡季一匹口碑与票房兼备的黑马。

不断积累声名的同时,许宏宇也收获了各方投来的绣球。伴随着中国电影市场从数十亿增长成为数百亿的庞大市场,创作者面对更多的机遇和诱惑,急需找到自己的方向。悬疑、科幻、爱情等等,究竟是跟随市场的风向和热度去选择类型,还是跟随本心拍自己想要拍摄的电影?“比如这个类型的市场好,你往这些方面跟着,开始迷失了。市场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够有所表达,表达你的内心,表达你相信的东西,拍你想拍的故事。”

在他看来,青春类型在中国市场大多局限在校园爱情的范畴,实际上青春片的面向是广阔而丰富多元的,不仅仅关于恋爱,也可以是追梦或者其他。“青春和年龄无关,如果青春的信念一直在你心里,你可以永远青春。拍电影,让更多人被青春的能量所影响、所激励,这是我们团队未来会努力的方向。”许宏宇表示。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葛怡婷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