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姜子牙》到《赤狐书生》,华语影视圈和“狐狸精”的相爱相杀还远没有结束

澎湃新闻 阅读:10117 2020-10-16 18:38:01

原标题:从《姜子牙》到《赤狐书生》,华语影视圈和“狐狸精”的相爱相杀还远没有结束

原创 出版人都爱看的 出版人杂志

妖狐为什么非杀不可?

——看完《姜子牙》从电影院走出的人里,或多或少都带着这样的疑问。

从《姜子牙》到《赤狐书生》,疫情散去之后的华语影视圈和“狐狸精”的相爱相杀还远没有结束。狐是中国文坛一道亮丽的风景,若无此物,《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等文言小说之高峰都将变得黯然失色。而在最近的出版圈里,与之相关的作品也层出不穷。这些对中国传统志怪文学的发掘和研究,正在为我们提供看待狐狸精的另一重视野。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有山有水,有江有湖,中国的地方可是宽漫!自古到今,不知道出过多少奇事。”在《聊斋汊子》的故事里,被称为“最后的采风者”的董均伦、江源夫妇二人写下这样的句子。在蒲松龄的老家,人们把神话传说一类的故事都叫作“聊斋汊子”。从1947年开始,董均伦、江源走进沂蒙山深处,一个村庄一个村庄采录故事,让这些“聊斋汊子”得以重见天日,并成为了一部厚重的巨著。

蒲松龄笔下的狐狸精们如今已经成为深入国人记忆的经典形象,而《聊斋汊子》里的狐狸故事同样不少。在《聊斋志异》文人叙事的体系中,狐狸精是妖艳妩媚、变化莫测的,借宿古庙的书生是她们天然的“猎物”;而在《聊斋汊子》的民间叙事之中,狐妖又展现出了不同的样貌:她们更像是饱含温情善意的神仙精灵,降生于世只为祛除人间疾苦。这对我们今天习以为常的志怪小说中的狐妖形象,无疑是一种颠覆。

无论是文人还是民间,我们究竟为何在过去千百年中始终执着于狐的形象,一面如痴如醉,一面喊打喊杀?致力于以多元文化视角解读中国志怪文化的呼延苏在《狐说》一书中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狐狸精不只是想象的虚构之物,更是一种心里真实的文化和象征,“它根植于传统社会集体无意识的深处,或许可以被理解为一种中国特色的心理原型。”

诚如是言,狐狸精在今天的出版、影视中轮番登场,正是因为它们携带者许多极为重要的观念——无论是世俗还是宗教、伦理还是哲学、历史还是审美……这也正是研究狐妖为何非杀不可的现实意义:寻找一条通向“一般的思想史”的线索。

葛兆光先生提出“一般的思想史”的概念,来与“精英的思想史”相区别。他认为精英的思想与现实世界存在着较大的差距,真正支配人们的那些知识与思想,并不全在经典之中。那么众生如烟,我们要去哪里寻找这些思想存在的痕迹?狐狸精的故事,可能是其中一条重要线索。

文学

《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

[英] 罗伯特·戴博德 著

陈赢 译

天津人民出版社

果麦

蛤蟆先生一向爱笑爱闹,如今却一反常态地郁郁寡欢。在10次心理咨询中,蛤蟆在咨询师苍鹭的带领下,勇敢地探索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也逐渐找回了信心与希望……

这并不是一本写给孩子看的书,而是一本非常有深度的心理疗愈读物。它基于沟通分析心理学的理论,讲述了一个抑郁症病人通过心理咨询找回快乐和自信的全过程。在书中,可以看到心理咨询的倾听、共情、沟通技巧,也可以看到一个标准的心理咨询流程的模板。读者犹如亲临现场,体验心理咨询的每一个细节,见证疗愈和改变的发生。

END

原标题:《狐狸精为何非死不可|《出版人》10月荐书》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