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旅游企业退市指南(33)

品橙旅游 阅读:81702 2020-11-21 12:02:55

【品橙旅游】房车在国内已有20余年发展历史,但目前也仅处于市场筑底和业务扩张阶段,距离实现市场和效益规模化还有相当远距离。随着奇瑞汽车混改完成,依托其发展起来的途居露营,背靠芜湖国资委、青岛市国资委以及光大集团正走入新的发展阶段。作为从事经济型连锁酒店业务的龙云旅游,在挂牌新三板前夜突击募集资金,却是用来收购控股股东房产。千金散去,龙云旅游除多了一套房产资产外,还因实控人未能及时偿还银行借贷而共同背负上“老赖”的名号。

途居露营:依托奇瑞汽车,两地国资委联手助推房车露营地

2001年,中国第一辆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自行式房车(中天房产)下线以来,房车在中国已有20年的发展历史。与之相配套的房车露营地应运而生。嗅到风口的汽车制造商们,不约而同的加入到房车以及房车露营地的赛道中,奇瑞汽车即是该赛道中的一员。

2007年,芜湖市国资委实控的奇瑞科技与芜湖瑞赛克合资成立芜湖市奇瑞旅游有限公司,即途居露营地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途居露营,871110.OC)的前身。此后,在2007年至2015年间,奇瑞旅游经历8次股权转让和增资,并在2015年10月完成股改的同时,更名为途居露营。实际上,途居露营的多次股权转让和增资,均是在芜湖市国资委管辖下国有资产之间的转换,因此也就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至2017年3月,途居露营挂牌新三板时,途居露营旗下共有11家子公司,其中共有6家全资子公司、5家控股子公司。其业务涵盖房车露营地相关业务和房车。其中,房车露营地相关业务包括芜湖龙山、扬州、黄山等房车露营地。

途居露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露营地及相关业务收入(住宿、餐饮等)和房车制造销售收入。其中,露营地及相关业务收入占比在八成以上,成为其核心收入来源。从途居露营近五年来主要财务数据表现来看,其营收在逐年增长,但增速在放缓;尚未实现盈利。造成途居露营持续亏损的原因主要系其不断扩张的营地建设费用所致,各个房地产露营地几乎均难实现盈利。而途居露营保持现金流的途径主要来自银行贷款,因此每年会承担一定程度的银行还款压力。

面对持续亏损的业绩压力和国内不断规模化的房车及房车露营地市场,伴随着奇瑞汽车混改的进行,途居露营也迎来了转折点。

  • 2018年9月,作为途居露营实控人的奇瑞控股在安徽长江产权交易所公开招募,进行定增。
  • 2019年12月,长江股权交易所发布公告称,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青岛五道口基金)通过注资144.5亿元,对奇瑞控股和奇瑞股份注资,所持股比例均将达到51%,成为控股股东。其中,奇瑞控股的注册资本由之前的42.78亿元增加至61.99亿元。
  • 2020年4月,青岛五道口基金完成对奇瑞控股的增资扩股,并成为奇瑞控股的第一大股东。其中,五道口基金持有奇瑞控股46.77%,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持有27.68%,芜湖瑞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有25.55%。

由于任何一方对奇瑞控股的持股比例均未超过50%,因此也就导致途居露营变更为无实控人。成立于2019年8月的青岛五道口基金是专门为参与奇瑞增资扩股项目专门设立的基金主体。值得关注的是,青岛市国资委的身影出现在该基金中。除此之外,北京五道口基金作为青岛五道口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其与光大集团在投资事务上关系密切,这无疑为奇瑞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自然也包括途居露营。

2020年7-10月,途居露营董事会、股东大会相继审议通过终止挂牌议案,并于10月28日正式退出新三板。但这并不意味着结束,尤其是对正处于市场筑底、业务扩张阶段的国内房车及房车露营地产业而言。

虽然,房车露营地旅游业态在我国尚处于导入阶段,但受到国家政策大力支持。特别是2016年以来出台多项政策文件支持产业发展,即便如此,作为新兴旅游业态的房车露营地,仍存在诸多亟待完善和解决的问题。

截至2020年,国内房车露营地将有望达到2000个,但仍不及美国的5%。尤其是面对国内如此大的人口基数和内循环政策背景下,国内房车及房车露营地市场空间潜力巨大。此外,房车及房车露营地的发展规模,与自驾游群体用户规模密切相关。房车及房车露营地正成为自驾游群体消费转型升级的重要突破口。

龙云旅游:募集近八千万购买股东房产,教你“老赖”是如何炼成的?

对黑龙江地区而言,从事经济型连锁酒店业务的黑龙江龙云旅游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龙云旅游,835048.OC)挂牌新三板的举动,并未给黑龙江地区的资本市场产生多大波澜。即便如此,龙云旅游也成为黑龙江省少有的数家挂牌新三板的旅游企业之一。

在龙云旅游挂牌新三板时,因孟宪云持有龙云旅游45.86%股权,成为龙云旅游控股股东;其丈夫闫显龙持有龙云旅游22.93%股权,夫妻二人合计持有68.79%股权,成为龙云旅游实际控制人。

2016年8月,龙云旅游对外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龙云旅游以6935.46万元的价格收购控股股东孟某持有的一宗建筑面积6362.81平方米,使用权面积1451.80平方米的房产。该房产此时的用途为其特许经营加盟下的锦江之星大庆龙南店。

对本次收购,龙云旅游给出的解释是:目前收购房产的契机已成熟,通过购买房产可以有效改善龙云旅游的资产结构,增强龙云旅游的抗风险能力,为龙云旅游未来业务发展奠定基础。

对于年营收两千万元左右,净利润不过五百万元的龙云旅游而言,支付近七千万元无疑会产生不小的压力。但龙云旅游早有准备。2015年9月底,龙云旅游以12元/股的价格,向22名自然人发行664.34万股,募集到7972.08万元。

本次交易完成后,龙云旅游货币资金规模在短期内出现大幅下降,一定程度上对其日常经营产生影响。但从龙云旅游资产重组后表现上来看,除当年净利润有所减少外,并未对龙云旅游其他财务数据产生影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部分支出并非来自龙云旅游经营性收入。

2018年3月,孟某因较长时间未能偿还大庆农村商业银行卧里屯支行1000万元贷款利息,而被银行起诉。值得一提的是,孟某最后一次偿还银行贷款是2016年9月份,时间节点与龙云旅游购买其房产有较明显重合。但因龙云旅游为孟某提供担保,承担连带责任,导致其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及资金1200万元,冻结期限为1年。

此外,2017年8月底,龙云旅游实际控制人闫某、孟某拟合计减持500万股,减持价格为8-12元/股(含),合计可套现4000-6000万元左右。就孟某资本运作获利而言,其是有能力偿还这部分借款。拒不偿还银行利息和贷款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包括龙云旅游、孟某和闫某在内均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事已至此,但龙云旅游的故事并未就此结束。龙云旅游退出新三板的直接原因是,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披露年报,造成信披违规。据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2020年第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龙云旅游因借款合同纠纷问题而榜上有名。与此同时,据公开信息来源,龙云旅游在退出新三板后,包括挂牌时22名自然人股东和2家机构投资者在内,均已退出其股东序列。龙云旅游已成为孟某一人实控的股份公司。

实际上,孟某这番操作可以这么理解:孟某借募集而来的近8000万元资金,收购自有房产注入到龙云旅游,随后使用购买房产资金,将原有股东股份回购,从而使龙云旅游又牢牢掌控在孟某手中。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