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武侠中的“马学”名场面

澎湃新闻 阅读:59215 2020-11-21 20:18:24

原标题:金庸武侠中的“马学”名场面

闫力元

最近的B站鬼畜区,自称“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的马保国一时风头无两。他斗萧峰斗钢铁侠斗容嬷嬷,斗的结果总归是对方“不讲武德”,应该“耗子尾汁”。甚至还出现了各种戏拟马保国语录的“马学”,将马保国带着河南口音的“肾摸事”、“我大E了啊”、“耗子尾汁”、“来骗、来偷袭”等词活学活用,在网络世界遍地开花。

网友对马保国的恶搞,归根结底是对于他虚张声势的嘲弄,他自称“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却在民间擂台上被业余搏击爱好者30秒内三次KO。所谓的“马学”视频中,马保国一面以一代宗师自居,故作正经;一面顶着黑眼圈,说什么一时“大意”。这种阿Q精神般的反差,令人发笑。

网友恶搞马保国(图片来自网络)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弄玄虚的假大师。金庸的武侠世界是个大江湖,“马学”名场面自然不会少,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金庸武侠作品中的“马学”名场面。

1.

《射雕英雄传》中的裘千丈

要说金庸武侠里的“马学”名场面,最脍炙人口的应属《射雕英雄传》中的裘千丈裘大师,毕竟裘老前辈有外表优势,一装就装成了同胞弟弟裘千仞,那可是五绝之下、万人之上的绝顶高手,情节上存在感也极高,曾害得黄蓉重伤一场。

裘千丈“马学”名场面共三次,第一次在十三回“五湖废人”,众人在归云庄,裘千丈先是踏水而来,显出一手“水上漂”的轻功绝技,继而练功时口喷烟雾,以示内功深湛,捏碎砖头,显铁掌功夫,一时技惊四座。然而很快便被揭穿,原来水上漂是提前打好了桩子,砖头是粉做的,烟雾是茅草烧的,还被郭靖一掌打飞,大丢脸面。

第二次是在牛家庄,裘千丈当着全真五子的面大吹法螺,挑拨离间,又被黄蓉郭靖捉住,借口解手才逃得性命。

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裘千丈遇到了黄蓉郭靖

第三次是在铁掌山上,这时真的裘千仞已经出场多次,黄蓉也已经因为把裘千仞当做了裘千丈,被真裘千仞一掌击成重伤。裘千丈这次出场,是为了找几件削铁如泥的兵器,以免出场一再丢人现眼。结果反而被困山上,又不能借黄蓉郭靖的白雕逃离,最终摔了个粉身碎骨。

2.

《鸳鸯刀》里的“太岳四侠”

《鸳鸯刀》是金庸最短的小说之一,是一出诙谐风趣的笑剧。故事情节很简单,江湖上盛传一对鸳鸯刀中蕴藏着无敌天下的秘密,官兵、武林豪侠们为争夺这一对鸳鸯刀大打出手,抢到之后却愕然发现,无敌天下的秘密只是四个字:“仁者无敌”。

《鸳鸯刀》

其中“太岳四侠”四个人物,出场声势惊人,实际却屡遭捉弄,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笑点,可以说是故弄玄虚的“马学”名场面之一了。

小说开头,“太岳四侠”遍粉墨登场,金庸就用古龙笔法,营造出一种大侠登场的氛围:

四个劲装结束的汉子并肩而立,拦在当路!

还透过陕西威信镖局总镖头周威信的视角,又渲染了一波四人的高人气质:

这病夫定是个内功深湛的劲敌。顷刻之间,江湖上许多轶闻往事涌上了心头:一个白发婆婆空手杀死了五名镖头,劫走了一支大镖;一个老乞丐大闹太原府公堂,割去了知府的首级,倏然间不知去向……越是貌不惊人、满不在乎的人物,越是武功了得……

“太岳四侠”自己也充满了迷之自信,俨然以大侠自居:

咱大哥是烟霞神龙逍遥子,二哥是双掌开碑常长风,三哥是流星赶月花剑影,区区在下是八步赶蟾、赛专诸、踏雪无痕、独脚水上飞、双刺盖七省盖一鸣!

这一串头衔,倒颇有马保国自称“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的意思。然而实际战绩又如何呢?这大名鼎鼎的“太岳四侠”先是被任飞燕的弹弓打落了门牙,又被一“文弱书生”骗走了银两,接着又被一少女打得几乎一齐自尽。可哪怕一输再输,四位大侠依旧不改自信,他人操练武功时,还要加以指点呢,想必他们也已经精神胜利了。

3.

《鹿鼎记》中的韦小宝

在金庸所有主角中,韦小宝无疑是最怂包的一个,只有蒙汗药、石灰粉、匕首三大“绝技”,然而其狡猾机变,又常常能出其不意致胜,虚张声势无疑是他最常使用的战术之一,或是借鳌拜宝甲,假装身怀金刚不坏神功,或是把杀死鳌拜的名头搬出,任谁不夸一声韦香主韦爵爷?

新版《鹿鼎记》中的韦小宝

这些虚张声势的“马学”名场面里,最突出的战绩还要数他一人击毙十一位喇嘛高手的事迹。

这十一位中,有七位是靠着“来骗、来偷袭”杀死的,其余四位,则靠了虚张声势。他与高手桑结打赌,和桑结的几位师弟一一单打独斗,又定出文比之法“一人打一拳”,结果把匕首藏在袖中,自然一击致命。几位喇嘛自然又惊又疑,莫非这小孩子真是隐藏的绝世高手?之后又接连靠宝甲、使毒杀死三位喇嘛。论单打独斗,韦小宝怕是一位喇嘛也杀不死,但他生生靠着虚张声势,狡猾机变,就逼退了敌人。论武功,金庸主角中韦小宝殿军坐稳,论机变,却不输任何一个。

4.

《天龙八部》中的鸠摩智

鸠摩智和前几位又有所不同了,前几位故弄玄虚,大抵还是因为武功本来就低微,而鸠摩智本人却是一等一的高手,他的故弄玄虚,是贪得无厌,是深陷欲望,最终走火入魔、自废武功,也算是种因得果,咎由自取。

他两次故弄玄虚,一次是为了得天龙寺中《六脉神剑》,一次是去少室山少林寺上炫耀武功。少林寺中七十二绝技所运内力各不相同,自来便无人能够一一精通,鸠摩智用《小无相功》的底子运使七十二绝技,自然使得天龙寺、少林寺诸僧大为惊诧。

1997版《天龙八部》中的鸠摩智

归根结底,是鸠摩智深深陷入了“名”的欲望之中,想要成为武功天下第一,更想被认可成为天下第一,对于后者的欲望可能更胜前者。鸠摩智法师对于被认可的需求远超他人,因此才需要一再炫示武功,需要费尽心力装作兼通七十二绝技,其实即便他表面上兼通了七十二绝技,他的武功也并无明显提升,临敌最可依恃的仍然是他原本的火焰刀,从这个角度而言,确实是次序颠倒,舍本逐末了。

与之完全相对应的是藏书阁中的扫地僧,扫地僧早已成为天下第一,却丝毫没有被认可的需求,甘心做无名扫地僧。也正是无名僧揭穿了鸠摩智的伪装,“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如果说扫地僧意味着武功天下第一的“实”,鸠摩智所得的,不过是虚假的“名”罢了。

文学归文学,现实归现实,小说中,韦小宝太岳四侠虚张声势,毕竟营造了喜剧氛围。而现实中,马保国语录席卷网络,但广大网民切不要因此对他产生奇怪的同情甚至好感,虚假就是虚假,不值得称道,倘若还以此牟利,更是“不讲武德”,奉劝“马大师”:好自为之,好好反思,不要再犯这样的“聪明”!

本期编辑 周玉华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