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接触到利益障碍的汽车保险综合改革继续奋斗

新华网客户端 阅读:68943 2020-12-22 15:00:08

来源:证券日报

不平凡的2020年即将过去,疫情无法阻止保险业改革的步伐,汽车保险综合改革从9月19日开始正式实施,至今落地3个多月。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汽车保险综合改革的影响严重而深远,约7成所有者的汽车保险费下降幅度超过30%的保险企业在承受保险费收入下降的阵痛的同时,面对更加激烈的角力。真正接触到利益障碍的汽车保险综合改革才刚刚开始,有根治高价格、高费用等顽固疾病的决心,汽车保险综合改革继续奋斗。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汽车保险费收入8189亿元,占保险费的63%,今年前10个月汽车保险费收入6827亿元,占前10月保险公司原保险费收入的59%。33%。

阵痛

保险费价格和手续费率双降

上市保险公司最新发布的今年前11个月的保险费收入数据显示,11月,人保险和平安生育保险的汽车保险费收入比去年同期进一步扩大,但环比数据在10月环比下降后,11月再次回到环比小幅增加的状况。具体来说,11月,人保财险获得汽车保险费收入212。08亿元,比上个月增加9。2%,比上年同期减少11%。7%,而且比上年同期减少幅度比10月扩大4%。五个百分点。平安生育保险当月获得保险费收入156。05亿元,环比增长3%,同比下降11%。5%,且比上年同期减少幅度比10月扩大7%。三个百分点。

业内分析师认为,保险企业保险费的环比变化多体现了政策对行业的短期影响,比上年同期更能反映政策对行业的长期影响。上述数据的变化意味着大型保险企业可能会从汽车保险综合改革的短期冲击中逐渐恢复,但与改革前相比,保险费的下降势头还没有结束。

实际上,业界预计这一结果在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实施前,汽车保险费收入下降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给消费者带来利益,这也符合改革的初衷。据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介绍,从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实施2个月的情况来看,约90%的客户年支付保险费下降,汽车保险费从3700元/台下降到2700元/台,保险费下降幅度超过30%的客户达到69%。总体来说,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后,保险费价格和手续费率双下降和保险责任限额和商车保险保险费率双上升的局面基本形成,市场混乱明显规范。

深水区

刚刚开始接触利益壁垒的改革。

汽车保险综合改革正式实施前,已经经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原保监会于2015年发布《深化商业汽车保险条款汇率管理制度改革意见》和《深化商业汽车保险条款汇率管理制度改革试点工作方案》,逐步扩大财产保险公司汇率确定自主权,6个地区首次试点85-1。15]范围内,自主制定核保险系数和渠道系数汇率调整方案的当年10月,试验地区扩展到12个2016年7月,该试验方案扩展到全国。

第二阶段从2017年6月开始,原保监会发布《关于商业汽车保险费率调整和管理等问题的通知》,部分地区汽车保险核保险系数和渠道系数的最低下限为0。7的双曲馀弦值。的双曲馀弦值。

第三阶段从2018年3月开始,原保监会发布关于调整部分地区商业汽车保险自主价格范围的通知》,部分地区汽车保险核保险系数和渠道系数的最低下限为0。65。

经过逐步改革,加大对汽车保险市场的监督力度,中国汽车保险市场经营状况良好,2019年汽车保险最近5年最高。但是,银保监会黄洪在今年年初的银行业保险业监督工作会议上,汽车保险进行了一些改革,但是小改革,真正接触到利益障碍的改革、深水区的改革还没有开始。汽车保险业长期存在的深层矛盾和问题还没有根本解决,高价格、高手续费、粗放经营、无序竞争、数据失真等问题还存在,这也是今年9月正式实施汽车保险综合改革的原因,汽车保险第四阶段的改革很快就开始了。

与前三阶段改革相比,本次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力度大,范围广,影响深远,不仅涉及交通保险,还涉及商业保险,优化汽车保险产品和服务,进一步健全商业保险条款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强制保险的总责任限额是12。从2万元上升到20万元,道路交通事故的汇率变动系数从1种细分为5种,引导行业将商车保险产品设定的附加费率上限从35%下降到25%,预计赔偿率从65%上升到75%。同时,引导行业将自主渠道系数和自主核保系数整合为自主定价系数。第一步将自主定价系数范围确定为[0。65-1。35】第二步适时完全放开自主定价系数的范围。

顽固的疾病

高价、高费久治不愈

改革不是一劳永逸,顽疾的根治也不能一蹴而就。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实施3个月以来,尽管消费者权益得到了更好的保护,但仍存在高费用等行业顽固的疾病,也存在着值得关注的新问题。

据媒体报道,汽车保险综合改革正式实施后,银保监会至少召集了保险公司、地方银保监局、保险业协会、清算师协会等相关人员进行了4次座谈会,了解情况,分析问题,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记者从不同保险企业的负责人那里得知,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后,费用整体明显下降,但部分地区、部分业务仍存在高手续费问题。另外,一些地区交通保险的赔偿率低,商业保险的市场费用还有超过申报手续费用上限的冲动,存在收取费用、费用不收入等数据不真实的现象。同时,随着各地明确追溯原则和标准,非合理折扣竞争受到限制,一些地区出现保险企业给予合同以外利益的现象,最终出现在费用上。

另外,为了争夺新车保险市场,很多保险企业仍采用高价格、高费用模式,新车的自主价格系数平均比旧车高18%,但新车和旧车的赔偿率几乎没有差别,不利于损害消费者权益和维持新车保险市场秩序。

在索赔方面,一些保险企业赔偿率明显上升,受增值服务费用和危险率上升的影响,另一方面受工时零件价格过高的影响。

随着汽车保险综合改革新政的实施,市场上出现了一些新问题。例如,保险中介利用各省市汇率、手续费等方面存在差异的情况,将一部分集团单一业务和渠道业务跨省订购,违反订单,扰乱市场秩序和数据基础。

对此,一些保险监督机构已采取相应措施。例如,辽宁银保监局表示,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实施后,该局密切关注汽车保险整体自主定价系数和新车自主定价系数实际执行值等重要业务指标变化情况,对两家新车业务自主定价系数偏差的保险公司,及时咨询公司干部,促进期限改革。同时,开展汽车保险综合改革追溯分析,及时掌握辖内商业汽车保险费率水平。

角力

中小保险企业如何站稳脚跟

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开始实施只是枪响,在后续的汽车保险课程中,保险公司的竞争更加激烈,竞争最终集中在创新上。瑞士再保险中国社长陈东辉说。

以中小保险企业经营汽车保险业务为例。在汽车保险综合改革之前,一些保险企业只经营低风险的私家车业务,相应的折扣系数直接最低,但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后,各地限制了汽车保险折扣系数的平均值,保险企业不能直接一折到底所有客户。此时,保险公司面临两个选择:第一,提高老客户的折扣系数;第二,一些高价和高风险的业务。危险企业选择前者的话,有可能导致一部分老顾客流失的后者,面临着新的经营环境。进入高风险业务后,公司赔偿率可能进一步上升,汽车保险经营陷入赤字。一家中小财务保险公司的汽车保险负责人对记者说。

如何解决?业内人士认为,需要创新。保险公司不仅要拒绝高风险客户,还要通过选择客户来控制赔偿率,通过模式创新,将高风险客户转变为低风险客户,从而使客户和保险企业受益。实施汽车保险综合改革后,市场强制保险企业创新,研究如何精细经营汽车保险。上述保险企业汽车保险负责人表示。

陈东辉也指出,在汽车保险市场化之前,对创新的探讨往往是装饰,但市场化后,创新是竞争力的关键。

在实施汽车保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中,银保监会也提出支持政策,鼓励中小保险公司优先开发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商车保险产品,优先开发网络销售、电气销售等渠道商车保险产品,促进中小保险公司健康发展,健全多层次保险市场体系。业内人士认为,在期待支持政策的同时,中小保险企业应积极出击,研究行动,提高创新能力,站在更激烈的汽车保险市场上。

责任编辑:游苏杭

。 。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